http://www.soojoopark.com

85后房产中介导演庞氏骗局:逾十亿资产被转移

  今年“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前后,本报相继刊发了多篇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相关的文章,其中《中铁系私募退出难:逾30亿元产品逾期,存在多方关联交易?》《深圳“85后”房产中介导演的私募骗局:荒唐的故事仍在上演》两篇深度报道,引起了投资者的强烈反响和有关方面的重视。

  通过深入采访调查,本报今天再回首,深度还原发生在深圳市福田区的数百起私募爆雷案中的轩鸿基金违约兑付案,还原因此事件生活和命运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投资者感受,还原有关部门近期与当事人的会面纪要。

  这是一起具有教科书意义的经典庞氏案件,希望深圳警方体恤受害投资者疾苦,尽快推动案件调查取证,严厉打击犯罪团伙,扫除潜在金融安全隐患,也希望各方都能从该案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本报《深圳“85后”房产中介导演的私募骗局》报道10天后,3月25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对外发布对深圳市轩鸿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轩鸿基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情况的最新通报。根据通报,警方已对轩鸿基金关联的10处不动产进行查封,市场总价约2.02亿元,并调取涉案资金账户流水,聘请第三方司法审计机构进行审计。这是轩鸿基金爆雷一年多来,深圳警方的第一次官方通报。

  次日,投资者代表和律师代表与福田警方进行了意见交换。投资人反映最为强烈的是,从2018年开始,实控人肖建海通过轩鸿金控、轩鸿基金和数十家空壳公司之间发生了数十宗关联交易,已有逾十亿计的资金被肖建海、肖佳珠、肖佳银兄妹转移鲸吞,建议警方能关注数十亿资金及财产流向问题。

  今年春节前夕,为了应对投资者上访,肖建海授意朱玉童等为不走刑事立案的投资者发放1800元“过节费”,并要他们在两份空白表格签名。当天,多位投资者曾当场提出质疑,空白表格签名意欲何为,有投资者因控制不住情绪,当场撕毁签名表,现场遭遇了与肖建海关系不错的某投委辱骂殴打。

  多位投资者向记者反映,过去一年多时间里,肖建海通过轩鸿金控、轩鸿基金和数十家空壳公司发生了数十宗关联交易,已有逾十亿计的资金和资产被转移隔离。

  天眼查信息证实了这一切。记者通过投资者提供的信息发现,2月14日,深圳还处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肖建海、肖佳珠兄妹公然继续进行股权变更,肖建海作为实际控制人的深圳市华谊佳科技有限公司大股东从肖建珠、肖建滨变更为苏静兰。记者注意到,私募轩鸿基金爆雷以来,肖建海及其众多关联公司至今发生了60多例工商变更和资产转移。

  投资者和律师提供了肖建海犯罪团伙详细的犯罪材料,请求警方尽快抓捕肖建海团队,以进一步深挖过去两年间肖建海通过实际控制的轩鸿金控、轩鸿基金、名目繁多的科技公司、贸易公司所有的资金流向、资产转移情况。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肖建海团队的私募爆雷案,精心布局数年,至今还有与他有密切关联的朱玉童等人涉嫌继续设局引诱投资人投资。这一案件中,众多投资者亏损少则几百万、多则上亿,这些钱都是每个人奋斗一生的血汗钱。“现在经济环境这么差,我再也挣不到这个钱了。肖建海和朱玉童他们害得我妻离子散,差一点就家破人亡啊!我是不止一次地想跳楼,不想活只想死啊。”投资人哭诉说。

  “我们一直在和经侦有沟通,希望能尽快侦查清楚资金流向,实控人旗下资产真实情况,加快司法审计进程,对拒不配合投资人兑付和不配合依法办案的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投资者王先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经侦于3月25日发布案情通报后,肖建海拒绝现金兑付,目前因肖建海通过不明的社会力量操控投资人,反复给投资人洗脑,以“走刑事诉讼没有结果”为由,人为把投资者分成清退派和主张依法办案诉讼派。

  据了解,清退派大概300人,主张走刑事诉讼的近200人。《国际金融报》记者拿到的一张微信群聊截图显示,一位自称用别墅在邮储银行深圳分行贷款800万购买理财产品(后又多次改口不是在邮储银行,但至今未能提供贷款文件、银行流水和购买合同及打款资料)的“投资人朱玉童”,多次在群里主张不要对立案和经侦抱太大希望,他个人不止一次对以中老年人为主的清退群成员说他有办法敦促轩鸿方面拿出清退方案。

  “大家不要对立案报JZ报太大希望,顶多就是施压。我报的一个案子,从立案到现在八年了,一分钱都没有要回来。”朱玉童曾这样在微信群里对众多投资者说。

  “他说成立一个16万元的公司就能接收盘活这数十亿的资产,问题是这个空壳公司成立以来,没有成功接受一笔肖建海受让的资产。但仍然有一部分投资者愿意相信朱玉童。”某位投资者反映说。记者查询发现,朱玉童还担任着某公司采纳品牌营销顾问机构总经理一职。

  多位投资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在福田经侦正在依法办案过程中,朱玉童多次带领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员,到相关政府部门门口静坐,提出要坚决保护肖建海,坚决不能抓捕肖建海。

  投资者张女士介绍,深圳此轮爆雷较为集中,一个福田区就有数百家。2019年9月5日,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向各私募基金管理人下发了《关于发布深圳市问题私募投资基金退出操作参考(试行)的通知》,为化解私募基金无法按期退出或者管理人“失联跑路”等情况。而资料显示,深圳私募基金业协会是一家民间社团组织,与中基协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授权对私募基金行业履行自律监管职能不同,且该协会在组织上并不属于中基协的下属机构。

  记者注意到,该试行文件适用范围为“实际经营地在我市辖区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所设立的私募基金”,也就是说,如果实际经营地不在深圳但是注册地在深圳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则其名下设立的私募基金无须参考该试行文件。该文件还提及,“基金管理人与其他参与主体无法化解纠纷,存在涉众风险”,但并未提及私募基金管理人是否违反基金合同或任何合同约定为前提等。

  据某投资者向记者介绍,近一年来,肖建海和朱玉童以“深圳市问题私募基金退出参考(试行)”文件为大旗,开展良性清退以及投监委选举,借“私募投票系统”小程序是政府背书为由,让投资者参加刷脸和投票。

  类似的文件同样发生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为切实维护出借人、借款人、网贷机构和其他网贷业务参与人的合法权益,2019年3月,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起草了《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指引(征求意见稿)》。资料显示,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指导单位为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是一家自律组织。

  记者拿到一份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3月27日向某投资者发布“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回复”中显示,“经查询,《深圳市网络借贷中介机构良性退出指引》未备案,该良退指引为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的自律规则,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和强制力”。

  如何有效公正地实施清退工作?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拨打轩鸿基金以及大股东轩鸿金融控股集团电话,均无人接听。一位投资者向记者透露,肖建海人目前仍在深圳,已被边控,每周会被经侦喊去问线次,包括他妹妹,轩鸿基金财务主管肖佳银。

  多位轩鸿的理财经理向记者表示,自己是深漂族,也用自己多年的血汗钱购买了该公司旗下的私募产品,同时也是受害人,许多人目前深陷资金无法兑付衣食无着的窘境,对于基金最新兑付进展,他们也一筹莫展。许多人已经回到湖南、安徽的老家,“想卖了老家的房子填这个坑,不然生活没法继续”。

  在投资人的维权群里可以看到,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居多。有几十个深圳的老军转干部、有躺在重症室里的癌友会会员,有养老院里的老人(其子女在投资者维权群里)。

  身心俱疲的曹姐快70岁了,她是在银行大厅等候区里,开始了噩梦般的日子的。她正在办一笔到期的理财产品转期时,轩鸿基金的理财经理过来搭讪。“她嘴巴甜得要命啊,阿姨长阿姨短的,先加微信,再要家庭地址。才回家第二天就收到快递来的鲜花。过几天中秋节,月饼又寄来了,每次来还带点什么不值钱的小纪念品,包装得漂漂亮亮的,比儿女还贴心。”

  曹姐表示,“从来没有受人这么待见过,是有点头晕了”。她被邀请到公司参观,公司团队介绍都是高学历和银行等光鲜亮丽的工作背景,但事后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均无从考证。公司大厅里有和各个监管部门领导等人合影照片和会议纪要,然而这些素材也无法核查真实性。

  轩鸿基金曾于2019年3月底出现兑付危机,某财经媒体网站上至今还能搜查到该公司董事长肖建海3月份参与某论坛活动并发表演讲的新闻报道。

  曹姐说,就是因为看到这么多“靠谱”的事实依据之后,在未和家里人商量的情况下,自己便独自决定花1000多万买下轩鸿基金的理财产品,如今也难与家里人交待。

  与曹姐一起深陷轩鸿基金爆雷的还有70岁的裘伯,三十年前他来到深圳,在华强电子市场做BP机等小电子产品,略有积蓄后,他接手了两家民办幼儿园,前年把幼儿园转手卖了1400多万。2018年股市大幅震荡时期,手握大笔现金的裘伯在理财经理的介绍下,购买了轩鸿基金的产品。据裘伯回忆,当时理财经理说一年利息能有100多万元,与曹姐一样,参观完公司后,裘伯相信了轩鸿基金,将手中的资金投了出去。

  2018年底,裘伯的爱人留了个心眼,认为私募合同三个月一签比较稳妥,待三个月本息兑付后再选择是否继续投资。据裘伯反映,当时,轩鸿基金接受了他们的投资需求,如果续签,持有一年依旧按照10%计算收益。然而,三个月后不但没有兑付,至今裘伯的本息依旧深陷其中。“你看中利息,公司却看中你手里的本金。“裘伯无奈地说道。

  轩鸿基金爆雷也改变了王阿姨原本平静的生活。据了解,王阿姨曾于2018年11月投资购买了轩鸿基金旗下三个月期限的私募产品,去年产品爆雷以后,其80岁高龄的母亲由于心脏主动脉瓣膜狭窄,需要做瓣膜置换手术,手术需要微创介入,手术费用高达40万,但不在医保报销的范围内。王阿姨说,如果不是因为购买的基金爆雷,自己原本有钱来给母亲支付手术费用。

  此后,王阿姨的母亲因未能及时手术,自去年6月份以来,先后多次被拉去医院急救室抢救,今年4月1日,王阿姨的母亲已被医生下达病危通知书,心脏随时骤停,但这次抢救却未能成功,4月3日王阿姨不幸失去了自己的母亲。记者了解到,在母亲病重期间,王阿姨曾不止一次找过肖建海,乞求能先拿到一部分钱用来给母亲治病,但肖建海的回应却是:“有病的人多呢,那么多人进ICU,我的钱不是专门给你用来治病的,我的钱是为了保命的。”肖的话令王阿姨无比痛心:“这些骗子的做法甚至比新冠肺炎病毒更残忍。”

  母亲的离去,令王阿姨悲痛不已,阿茨海默症重症患者的老公也对她的日常生活带来了沉重负担。

  据王阿姨反映,当她意识到这家私募产品有风险时,发现这家私募管理人旗下有20多只私募未在中基协备案。春节前,王阿姨曾前去领了肖建海曾表示发放的1800元过节费,但是她认为空白题头的签名表着实令人费解,当场撕掉了这张所谓的“签名表”。期间,轩鸿基金相关人士一度与王阿姨发生过肢体接触上的冲突。

  多位投资者向记者介绍,他们了解到,肖建海做房产中介起家,随后转做私募基金。一开始他先在过去的房产客户和潮汕老乡中高息融资,一般是月息一分。前几年紧张的时候也会有月息一分五,由于是熟人,所以都是口头约定记账。

  据知情人士透露,肖的兄妹有好几个,以前是各管一个中介门店,自己的母亲也会帮助他们在潮汕老乡中融资。轩鸿基金公司里专门设了个佛堂,每天到时念经颂佛,有一次谈得好好的。肖的母亲突然说:“我念经的时间到了,今天就不多谈了,恕不远送。”至此,肖的母亲让会计把到期本息结清,当天划款,临走还给每人送了两盒刚从澳门带过来的茶点。坊间潮汕人的小圈子里都说老太太信佛,做人厚道。哪知一夜之间,肖建海、肖母及其他几个子女的所有联系全部中断。

  上述人士还透露,除了轩鸿基金旗下涉及400多名投资者,规模合计近20亿元的私募理财产品无法兑付外,实控人肖建海和其母亲还在潮汕的老乡圈子里发展客户,其中,有老乡上亿资金至今还在肖的账户里。据某位潮汕老乡介绍,自己早年在华强北做通讯产品起家,已经融了几千万元给肖,年息10%,但现在无法联系上肖。

  目前,在广东的潮汕人建了一个微信群,通过各种途径悬赏寻找肖建海母子及肖的两个同案妹妹肖佳珠、肖佳银的线索。他说,已有家乡人在香港及海外发现了肖的踪迹和他老婆名下的多处物业。文件清单亦显示,肖建海去年在香港新界溪沙路购置了三处连成一片的高档住宅,价格逾亿港币。还有人反映,肖建海因涉嫌向海外洗钱,曾多次被相关部门调查。这次爆雷前,数十亿资金亦可能通过地下钱庄方式转移至境外。

  1919年,美国有一个叫查尔斯庞兹的年轻人发现了一个能够无风险套利的机会,就是倒卖邮票。当时没有互联网、微博、微信、Facebook等现代社交公具,越洋电话也不普及,邮政是主要的通信方式。一张邮票,在国外买只要9毛钱,回到美国国内就能卖出1块钱,如果只在国外买进,国内卖出,这或许就存在一个绝佳的套利机会?这种利用信息不对称的方式,并许诺高额的回报,从而来吸引大批投资者前来投资的案例在国内不胜枚举。

  开始只有几个人将信将疑地给庞兹投钱,居然如约获得了高额的回报。然后这赚钱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好多人都听说有这么个赚钱的法子,挤破头也要来分一杯羹,于是数以百万计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涌进庞兹设计的这个“万无一失”的投资计划里来,这个年轻人的生意越做越大。但庞兹并没有用这些钱购买邮资票券。实际上,他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在那个时代,市场上流通的邮资返还票券总量并不大,不过几千张而已,而他的“投资”组合已远远超过全世界邮资票券总和的N倍。实际上,他早把投资赚钱一事扔到九霄云外,在偿还先期投资者本息期限到来时,他就会说服投资者尽可能地用本金和利润进行滚动再投资,钱还在他那里,任他挥金如土。

  整个骗局的过程是这样的:如果需要支付第一批投资人的钱,只需要找到第二批更多的投资者,其实这并不难,只需让他们看到第一批投资者的丰厚收益就可以了。要实现可观的收益率,就必须保证下一批投资额超过前一批的投资额。庞兹就用人性的弱点设计的这种简单骗局获得了大量的不义之财,大肆挥霍。骗局最终被著名杂志《巴伦周刊》(Barrom)的一篇质疑性报道捅破。实情大白于天下,庞兹也因此锒铛入狱,最后死在狱中。这个臭名昭著的年轻人拆东墙补西墙的金钱骗局,后被金融业广为引用,称作“庞氏骗局”。

  100年后,同样的庞氏事件由一个85后的潮汕人肖建海引爆。据深度介入此案调查的一位律师介绍,爆雷前的一年多时间,肖建海旗下几十家关联公司发生了大量让人眼花缭乱的物业、股权类的财产及帐务转移,等各路借款人、投资人惊惶失措申请司法保全时,所有的资产都已易主,所有的银行帐户上都只有零头碎脑的零钱,几十亿资产不知去向。

  这是一起经典的精心策划的庞氏金融诈骗案。据介绍,轩鸿的问题2018年底实际已经出现,行业内的人都知道有问题了。2018年12月,轩鸿有很大一笔资金要到期兑付,肖建海玩起了滚动兑付方法,这一办法持续到2019年春节前。

  所谓滚动兑付法是提前几天通知投资人来兑付,说公司资金充裕,可以提前兑付,现场送点小礼品,但谁也不知道这背后的风险。肖每天参加各种论坛,邀请地方行业协会领导莅临指导,以此营造公司资金实力雄厚、社会声誉良好的形象。

  当然,这个办法也不是所有投资者都通知,而是通过理财经理事先做工作,预计复投率达到50%的投资人才会通知。甚至复投的合同已经签好才提前兑付,实际上根本不用向投资人付一分钱。首批兑付1亿,复投5000万,实际兑付才5000万,复投2500万,兑付2500万,复投1250万,兑付1250万,复投625万。如此循环往复,肖建海大张旗鼓地宣传,“已顺利兑付数亿”,实际上只兑付了几千万,因为有不少投资人年底有闲钱无合适用途,继续加码投进来,甜言蜜语巧舌如簧的投资经理、现场类似传销讲师绘声绘声的引诱,羊群效应的驱使下,更多投资人放松了警惕,有人甚至一鼓脑儿砸进去。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告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已注销私募达到了14295家。其中,主动注销1596家,依公告注销12181家,协会注销518家。去年10月,一份疑似失联的私募机构公告信息显示,深圳已持续成为私募失联的重灾区,当批的73家失联机构中,深圳占了51家,占比近7成。

  上海法询金融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央对违法私募打击力度不断加大,对于金融消费者的保护力度越来越大。从司法审判来说,投资者有较大的概率可以打赢官司,但是最终的实际执行结果还是需要取决于案件背后的资产回收执行情况。

  周毅钦认为,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的资金属于违法所得。以吸收的资金向集资参与人支付的利息、分红等回报,以及向帮助吸收资金人员支付的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费用,应当依法追缴。如果案件一旦定性为非法集资,理财销售经理需要对投资者负法律责任和赔偿责任。

  第一,通过公开渠道,比如媒体、讲座、报告会、沙龙、传单、短信、微信等方式向客户宣传推介;

  第二,往往虚构或夸大投资项目,以投资标的大股东个人担保、投资标的关联机构担保等方式,承诺给予投资者保本、承诺给予投资者固定收益、承诺定期付息等;

  第三,产品不到协会备案。以私募基金名义宣传、募集,但并未到基金业协会办理产品备案手续。

  多位法律界人士认为,无论是从维护经济金融安全,还是维护深圳的城市形象的角度出发,这种情况都不应该再继续下去。深圳是一座引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现代化城市,又是新一轮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龙头,如果任由金融骗子大行其道,灰色金融、影子银行泛滥膨胀,给人留下一个骗子扎堆、骗钱有理,放纵不管的形象,那是深圳这座优秀城市的耻辱,从长期看会影响深圳的健康发展。

  4月10日,《国际金融报》记者拿到了一份案件最新进展纪要,福田经侦方面与投资者刑律代表进行了会谈。刑律代表的诉求中提到,请求立刻抓捕轩鸿基金实控人肖建海在内的犯罪团伙;向报案人定时公布案件进展、资金流向和资产查实情况;要求对涉案人员财产进行控制等。

  福田经侦方面回应,高度认可刑律组主动配合经侦提交证据的做法,表示此举获得了领导肯定与支持,有利于加速办案;希望被害人按照犯罪要件,提交更多证据和线索。经侦会依法对整个犯罪团伙实施抓捕,而不是只抓肖建海一个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